蓝军设伏红军未卜先知:导调员不注重隐蔽伪装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9:02
  • 人已阅读

知了声跟二十年前一样,鹧鸪不哭不哭还是那么熟悉,龙眼树随风莎莎作响,偶尔经过的大货车,呼啸而过,震得老家的木地板微微抖动着;那陌生的是一栋栋鳞次栉比的乡野别墅,高高低低安安静静地坐立在乡间马路两边。重返故乡,旧时年华,恍然如梦。高高卷起的裤脚,顽皮的小脚丫,趟过欢快的小山涧,雪白的水花是涧石的纱衣,清脆的水声是山鸟的和音,俯首鞠一捧山泉看得见清盈盈的明眸,看得见眸里的光,闪向远方……不在这山涧。高高捋起的小袖,纤瘦的小手儿,掠过花架上的姹紫嫣红,一望清心的是绿油油的田野,渐远渐淡的是连绵的青山,抬首看天,心随白云飞,飘得又高又远,远远地飞……不在这一方水土。屋后的那片竹林依然青翠,一条小径蜿蜒穿过,通往山巅下老家的茶园,漫步在林荫小道上,那南风轻轻地吹,吹起心中的阵阵的涟漪,却吹不干眼眶忽闪的泪花,飘飞的衣袂是那惊动的心,飘散的头发是那娇弱的指柔,抬首为天,俯首为地,指点江山,骄傲的青春,光华随风而散,迷失了,无力的迷失了,迷失了那份执着,迷失了那份憧憬……梦回故园,梦回故园,羞怯的离魂只是篱墙外的一丝缕轻烟,莫,莫,莫……那弯弯的月牙儿轻悠悠地挂在树梢,镰刀儿一样割开了云裳,割开了叶影,也悄然无痕地割开了那深锁的心,心尖有一颗红红的朱砂痣,那是五百年的回眸流出的泪,跨过睫毛的阑珊,滑过幽怨的脸颊,滴到了心口,凝到了心尖,却只换来一次匆匆的擦肩而过,远去了,远去了的不可追,心上的朱砂痣却几时消隐?是那月儿东升西落,阴晴圆缺,还是明天的太阳明媚如花?惜别故乡,未来时光,如梦如幻。(中国散文网www.sanwen.com)动车外的景色倏地一闪而过,山,水,小城,阳光,田野,炊烟,耕牛,远雾,大桥……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灯火辉煌,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;红的,绿的,蓝的,黄的,五光十色,千变万化;写字楼的玻璃幕墙变成了巨大的显示屏,切换着不同的广告画面与标语,夜色的上海俨然是浓妆淡抹的现代美女,时尚而炫目。下了动车,直奔到家的地铁,奔着,跑着,今天,明天,后天,你,我,他,大家都在奔忙,奔忙着各自艰难的生活,大家都在往前奔,谁跑得慢,谁就被甩到后头……也时常邀上朋友,在周末来临时,开心一聚,笑声过后,孤独和空虚也时常被城市的喧嚣包围着,我的那个他,何时才能在午后的某个街角和我相遇呢?人生好唏嘘……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876572.html